光泽牙医肖超

主治医师 硕士 与团队开创了keynote牙医视觉诱导

来,壮士,干了这碗氢氟酸

发布时间:2017-08-26 11:13  |  文章分类:综合浏览次数:1779  |  评论:21
关键字: 

我今天做了个噩梦

梦到壮士非要喝氢氟酸

我拦着不让喝

他非要喝

好吧,我先干为敬

1.jpg



------------认真说话分界线--------------


当初写下“不要命的牙医, 要命的氢氟酸”科普文,港真,没想到会有20w+的阅读量,许多朋友私信说以前确实没意识到氢氟酸的危害,今后工作中要加强防护等等,我那颗小心脏噗通噗通跳可欣慰啦。


前几日收到来自大洋彼岸指名道姓的反对意见,好友们都替我担心,说我动了别人的奶酪等等,港真,我向来不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我那颗小心脏依旧跳得可欣慰,如果一个观点的提出连个反对意见都没有岂不寂寞,况且真相总是越辩越明,氢氟酸到底有没有大洋彼岸那位先生说得那么安全?好,我们今天接着聊。


焦点1


氢氟酸剧毒性Vs.牙医使用浓度低?

尽管我与大洋彼岸那位先生大部分意见相左,但在氢氟酸剧毒性上是却是一致,“彼岸先生”说氢氟酸确实有很强的毒害性,主要在于它的两个特点:一)渗透皮肤;二)然后它的氟离子可以沉淀体内的钙。也就是说,主要毒性在氟离子,酸是帮凶,帮助渗透皮肤。还有一个比较可怕的是,氢氟酸毒性不会立即表现出来,会滞后1020小时,造成治疗耽误对此,I cant agree  more.


而当氢氟酸浓度下降到牙医使用的9.6%的时候,是否就安全了呢?“彼岸先生”在原文中连续使用“只有”、“顶多”、“顶多只有”等字眼,配上看似严谨的数字推理,差点就让我们以为9.6%的氢氟酸是和含氟牙膏一样无公害呢。

2.jpg


事实真的如此吗?

Mutlu Özcan 等学者认为高于14.5%的氢氟酸可引发即刻疼痛,而7%及更低浓度氢氟酸通常在几个小时后损伤已达组织深层时才产生疼痛,其高隐蔽性使人们易错过最佳急救时期而造成更严重的后果【1】。Bertolini 等学者认为,即使0.1%的氢氟酸接触皮肤可导致2至3级皮肤灼伤【2】


各大齿科材料生产商的

说明书并非危言耸听



QQ截图20170826111123.bmp

QQ截图20170826111204.bmp

QQ截图20170826111232.bmpQQ截图20170826111259.bmp



焦点2


氢氟酸灼伤离牙医有多远?

“彼岸先生”说“氢氟酸在牙科领域用了几十年,我们公司从没收到过任何病人受伤的报告

嗯嗯,措辞非常严谨,也许真未见病人受伤报告,但扩大到整个牙科领域,真相就没有那么美丽了。

早在1979年便有牙科技师意外被氢氟酸灼伤手掌的报告【3】




QQ截图20170826111424.bmp


一位德国牙医使用9%的氢氟酸,严格按照说明书指引佩戴了手套和护目镜,在冲洗氢氟酸的过程中,已经被稀释了的氢氟酸(远低于9%)废液溅到了手套上,然后......手套碰到了脖子。

QQ截图20170826111614.bmp

这位德国医生知道氢氟酸的厉害,当即做了紧急处理并且立即寻求专业治疗,然而即便得到了最正规的治疗,整个愈合过程长达3周!倘若未及时治疗,后果不堪想象。这,是我当时写下“不要命的牙医, 要命的氢氟酸”科普文的初衷--剧毒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它剧毒


“未接到事故报道”直接推理出安全性高这个逻辑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最有可能危害的是制造氢氟酸酸蚀剂的工人和义齿技师”也不代表牙医玩氢氟酸就是小CASE。企业越正规越对高危化学药品的使用有严格的管控,反而偶尔使用又无制度约束者更可能麻痹大意酿成大祸。在越来越多牙医使用氢氟酸的今天,有多少诊所配备了碱性中和粉剂和葡萄糖酸钙软膏?先有警惕意识,再有规范操作,才会有低事故率。



焦点3


口内能否直接使用氢氟酸?

终于聊到这个最具有争议的话题了!

“彼岸先生”写到“在口内使用胶状的氢氟酸,只用在口内的烤瓷上,然后负压吸掉,有橡皮章保护,对病人是不会有危害的。”相信这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观点。

为了探求真相我们查阅了大量文献,很遗憾,文献中至今未能有可以一统天下的说法。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旗帜鲜明地提出反对在口内直接使用氢氟酸的观点,理由有三:


第一,橡皮障的保护并非万无一失----橡皮障可以封闭口腔但不可以封闭鼻腔。尽管各大厂家想尽办法降低氢氟酸的挥发性,至今却没有任何一个厂家宣布制造出了零挥发的氢氟酸凝胶。挥发量再低,是否能抵过口腔与鼻腔距离之近?


第二,无急性灼伤不代表无慢性潜在性危害。少量吸入低浓度氢氟酸对肝肾 的损害已在动物实验中得到证实【5】


第三,以负压吸取废弃氢氟酸的排放模式,无法酸碱中和。相信氢氟酸排放前必须要与碱性物质中和是大家已经达成的共识,厂家说明书中对此再三强调并且有配套粉末出售。而口内直接用负压吸取氢氟酸废液时,请问是要将中和粉末放在吸唾管内还是橡皮障上?





本文观点总结

☑ 氢氟酸剧毒,低浓度一样有可怕的危害

 口外使用氢氟酸请遵循说明书,操作者请时刻保护好自己

氢氟酸弃液排放前,必须酸碱中和

反对口内直接使用氢氟酸




写在最后

90年代初国内有了镍镉合金烤瓷牙,30年后此类金属的安全性才开始饱受社会各界的关注和争议,至今尚无定论。我们在谈论人体和医学的时候,总是怀着敬畏之心,“至今没有发现”不代表真的不存在,今日公认的真理也未必是他日事实之全部。齿科材料学的发展一定是朝着无毒无害、无刺激、无过敏的方向,这既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车轮,也是我们全体口腔医务工作者和科研人员的共同的夙愿和目标,分什么大洋此岸还是彼岸呢


最后的最后(小彩蛋一枚)

能替代氢氟酸口内酸蚀的acidulated phosphate fluoride gel (APF)据说正在研发中,期待它早日量产。关注本“keynote口腔医学应用”公众号,后台回复“氢氟酸”可获得本文引用之论文及说明书。


参考文献:




【1】Mutlu Özcan(2012) Possible hazardous effects of hydrofluoric acid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treatment approach: a review .Clin Oral Invest 16:15–23

【2】Bertolini JC (1992) Hydrofluoric acid: a review of toxicity. J Emer Med 10:163168 

【3】Wilson GA(1997)Accidental hydrofluoric acid burns of the hand.J Am Dent Assoc Jul;99 (1): 57-8

【4】Müller LK(2017)A Dentist's Accidental Self-Injury by Hydrofluoric Acid - Hydrofluoric Acid Burns.Handchir Mikrochir PlastChir.2017 Apr;49(2):134-135

【5】Braun J, Stoss H, Zober A (1984) Intoxication following inhalation of hydrogen fluoride. Arch Toxicol 56:50–54 







2
发表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口腔医学网的观点或立场

这些评论很有料,额外获得2KQ币

最新评论

关于博主

光泽牙医肖超
主治医师 硕士 与团队开创了keynote牙医视觉诱导
  • 博客等级:
  • 博客访问:170126
  • 关注人气: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