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医江童子

口腔全科医生; 著书:《谁的青春比我狂》 我是一颗缺了口的大门牙,在寻找机会溜出几句话!

《牙医养成记:挂号难的伤》

发布时间:2018-02-10 20:22  |  文章分类:管理浏览次数:  |  评论:  | 推荐数:0
关键字: 

《挂号难的伤》

/江童子

微信:Lofy_Jan

微信公众号:wangyijiangtongzi

挂号难1.jpg

公立医院挂号难的问题,有体制的问题,也有认知的问题。

体制的问题是医疗资源短缺,贫富地区分配不均。认知的问题是老百姓病急乱投医,往往生病了不知道挂号,更别谈对症挂号。

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注册的医师大约一个亿,却要服务近14亿人口的国家,严重的医生短缺导致一号难求。

种不对称是医患关系矛盾的原因之一,在医生如此紧缺的情况下,意味着医生过度过劳操作,对患者的关心不够,患者体验满意度不高。近几年时不时就有年青医生猝死的报道出现,无不反应当前医生超负荷工作的日常现实。

一个专家号往往挤破头去挂,也要凌晨起床提前排队,甚至即使如此做也会拿不到。此时普通医生又显得太闲了。这就导致:即使是日常最常见的普通疾病,也要专家来一一检查把关处理,大材小用;而普通医生又身怀一身本领却毫无用武之地。

公立医院医生的平均工资也满足不了目前的买房,结婚,生子,买车等日益增长物质生活需求。如何让医生责无旁贷地安心工作,拯救苍生于水火之中,不去操药费器材费耗材费的心是医疗改革者需要关心的事情。提升医生整体薪资水平当下破在眉睫。

曾一度出现学生不愿意将来去学医,去当医生,医生劝诫自己的子女不要学医的现象。某年医学生数量骤减,甚至有医学院校为了招生不觉得不降低录取分数线要求。这是很可怕的事。医学本是一个非常神圣而严谨的学科,如果学校为了招生人数而破格录取人才,将导致医学生整体医学人文涵养与医学综合素质的低下,未来走入社会该怎样救死扶伤是值得深思和质疑的。

城乡医生数量分布严重不平衡,乡村基层基础设施条件差,收入不足够养家糊口,没有医生愿意去。好医生名医都往大城市集中涌,基层没有几个医生在服务。我们的患者看病只知道去大医院好医院,而放弃了最基本的社区卫生服务逐级分诊就医制度的完善可谓任重而道远。

挂号难.jpg

让患者知道什么病该到哪里去看,是从小就应该有的意识,而大多数人却没有从小培养一个这样的认知。教育体系从来没有拿科普教育当回事。培养一个有情操的人比培养几十个奥赛冠军都有意义得多。

小病到基层能顺利治好,患者却一根筋的往大医院跑,导致本该看大病重病的号被这些人挂走了。

现在医学分科很细,当全民都培养出一个基本的健康疾病意识,才会知道自己大概什么毛病该去哪里该挂什么科室的号,该去基层的去基层该去医院的去医院,而不是只知道挂内外妇儿等科室。

医疗健康与疾病科普宣传严重不足。患者一般就完出院了还对自己的疾病和健康没有一个大概了解,只知道打了针吃了药付了钱病好了回去了。这种健康与疾病认知缺陷,造成了医患双方的信息不对称,从挂号难乱挂号的问题上也可以反馈出这一点。

其实挂号难是个伪命题。有权的不难(特诊),有钱的不难(特需),医疗条件一般的机构不难(基层公立或民营),技术不好的不难(特别差的医生谁都不挂)。难的是“普通人”有不普通的要求体制还在改革,认知还没改变,路漫漫其修远兮

2018.2.10


作者简介:江童子,原名江梦龙,口腔执业医生,业余写作者,已出版《谁的青春比我狂》。

书.jpeg

0
发表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口腔医学网的观点或立场

这些评论很有料,额外获得2KQ币

最新评论

关于博主

牙医江童子
口腔全科医生; 著书:《谁的青春比我狂》 我是一颗缺了口的大门牙,在寻找机会溜出几句话!
  • 博客等级:
  • 博客访问:258900
  • 关注人气: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