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牙医李望松

欢迎光临李望松医生口腔专业博客!

再谈容易被忽视的第二个“十大感染环节”控制/李望松

发布时间:2016-03-18 22:40  |  文章分类:管理浏览次数:0  |  评论:
关键字:感染 控制 

2011年发表“容易被忽视的“十大感染环节”控制”这篇博文至今,时间一晃又过去4年多啦,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与技术设备更新,本人基于自己最近几年的临床工作实际,抛砖引玉,再次总结出口腔临床工作容易被忽视的第二个“容易忽视的十大感染环节”,希望对自己开业的牙医同行有所帮助,毕竟“穷讲究的人不多,富讲究的人不少!”,以下某些环节我们以前也忽视了,做得不到位,也在总结思考中慢慢完善自己。

第一环节:(数字传感器)X片定位支架的交叉感染控制

随着口腔专业进入数字化时代,数字化小牙片已经成为诊所设备的标配,目前数字化小牙片主要有2种,包括数字化传感器(硬片)和扫描仪(软片),但不管是哪种,在拍上颌后牙时,直接按压式拍片总是发现投照角度与方向不能满意,尤其是被称为硬片的传感器,其实软片(扫描仪)及以前的胶片也会有这样的问题,这时候就会使用到平行投照的支架,但这时候就面临一个支架消毒的问题,如果你就购买了一副支架,而且每天需要拍小牙片的患者量比较多,这就涉及到一个交叉感染的问题。

对策:1、     购买多付支架,但可以高温高压消毒进口支架又比较贵,一副一千多大洋,国产普通的虽然便宜,但不能高温高压消毒,如果采用戊二醛浸泡,那就必须要多准备几幅保证消毒时间足够,另外还要做好彻底蒸馏水冲洗,否则患者拍个片回去下次来嘴角溃烂啦!

2、最简单的方法是用一次性薄膜手套直接把传感器(软片或者胶片)连带支架口内部分包裹缠绕在支架患者咬合位置或者连支架部分全部包绕,此办法简单高效(这也是困扰我许久后自己摸索出的一个简单而且经济实惠的方法)


第二个环节:手调式根充糊剂的感染控制:

目前国内用的最多的就以下几种手调式根充糊剂:

A、国产的上海生产的那种本不能作为永久根充的第二牛逼糊剂,名字就不说啦;

B、以必兰为代表的氧化锌为主要成分的根充糊剂(包括法国赛普敦特的美松或者瑞士的PD根充糊剂,其实都差不多的玩意);

C、以登士柏的AH为代表的环氧树脂为主要成分的根充糊剂(包括德国VDW,美国皓齿,韩国美塔等等基本都差不多的根充糊剂,当然也有注射式的,但中国牙医都过得一手好日子,为了节约成本,注射式也改成手调式啦,因为他们都说,没钱不任性不调皮!)

D、以登士柏MTA为代表的高大上糊剂(加拿大的I-root就不说啦,因为它是注射式,想手调也调不了)。

因为这些是手调式糊剂,许多医生或者护士就比较随意,随便拿一把调刀和一块玻璃板就开干啦,岂不知你这玻璃板你这调刀消毒了吗?没消毒是不是连带被污染的东西都调进去啦,是不是也属于不规范操作,医源性带入植入性人体内感染物,虽然没查阅文献或者循证医学的东西来佐证,但我们作为医生是不是应该有一把“无菌观念”的利剑悬于头顶嘛?!

对策:打包消毒的玻璃板几块,消毒的调刀几把,基本就解决问题啦,实在太懒,玻璃板调刀调拌前用酒精之类的消毒剂多擦拭几次总是应该可以做到的吧。


第三个环节:热牙胶系统的子弹头和携热头的感染控制

    现在做热牙胶充填的单位越来越多,但我诊所用的思博安的热牙胶全能充填系统,个人感觉,回填系统的子弹头牙胶肯定经常是一次性用不完,但又不能反复回车,否则容易报废,那这个子弹头的回填尖端交叉感染如何控制?另外携热头的交叉感染又如何控制?

对策:子弹头的回填尖端尽量用酒精棉球多次小心擦拭后,再在口外加热等一会再进入口内回填,目的是化学消毒结合高温杀菌,携热头当然最好是多配几套,尤其是0406常用锥度的,可以高温高压消毒打包备用,如果真没有几套,还有个方法,就是在机器上按到止血模式加热3-5秒,机器默认温度是600度,我想基本细菌都死啦死啦的了吧!再按到根尖1/3模式使用,缺点对携热头的耐用性有影响。


第四个环节:进口麻药安培瓶与手持式注射器的感染控制

随着各医疗单位对患者的治疗体验舒适性意识的提高,加上现在社会患者对疼痛的耐受性降低,所以各种进口麻药的使用越来越普遍,当然有各种电脑控制的无痛麻醉仪器,采用一次性的管路设计,比如以STA为代表,不在此讨论之列,而采用手持式不锈钢注射器的应该是最多数,优点就是操作比较简单,成本低廉,结构简单,但虽然麻药安培瓶和针头是一次性的,但注射器是非一次性的,这就给某些感染控制带来一定的控制问题,比如安培瓶口的消毒与注射器支架的消毒问题经常容易被医生忽视,毕竟我们注射麻药是一个组织侵入性的操作。

对策:这个比较简单,就是多配置几套注射器支架打包消毒备用,需要时直接打开使用,毕竟这种注射器成本不高,国产的100左右的质量也很不错,安培瓶口的消毒就是一个习惯问题,护士使用碘酊擦拭消毒一下安装进注射支架里再递给医生安装针头即可。


第五个环节:根管马达(比如登士柏和NSK)的感染控制

     随着现在根管治疗技术的推广,大锥度根管预备的越来越多,但许多诊所只有一台机括马达的占大多数,而每天只做一个大锥度患者预备的却是很少数,另外老式的马达比如登士柏还是塑料联体的,高温高压消毒很麻烦,许多诊所和医生都是这个用完用下一个患者,有的就简单酒精擦拭一下,这就带来交叉感染的控制。

对策:土豪任性的可以多配,条件有限的最好消毒剂擦拭后用一次性薄膜套(比如类似洁牙机手柄用的)套住应该是比较简单实惠的方法,方法简单,只是要有这样的意识,找到解决之道即可。


第六个环节:医师座椅的升降把手的感染控制

有时候医生手套戴好发现自己座椅高度不合适或者在工作一段时间后需要调整椅位高度,这时候许多医生会忽视这个环节就直接拿自己的手去调整未经感染控制的升降把手,这就导致手套的污染。

对策:可以寻求巡回护士帮助调节,但姿势不雅观,比较理想的方法是可以事先套保护套或者高温消毒锡纸包裹,这个对策跟治疗灯对光调节的感染控制原理一样。


第七个环节:调刀与橡皮碗的感染控制

   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不会大家都任性到所有模型都用机混硅橡胶吧,毕竟在中国大部分医生都在用藻酸盐取模型,尤其是对颌模型,这时候所用的调刀和橡皮碗就存在某些交叉感染控制问题,我们自己想想这个调完不消毒再用到另外的患者,还有许多事调石膏和调藻酸盐印模用同一个(这也是我早期没有注意的),换位思考,如果我们是患者,心里又做何感想?!何况藻酸盐那玩意调完跟粑粑一样塞患者嘴里,患者心里本事就用抗拒心理。

对策:可以多买,可以高温高压打包消毒,橡皮碗也要多买,可以浸泡消毒,石膏调碗与印模材调碗分开,现在还有一种藻酸盐自动调拌机也可以用


第八个环节:树脂管外壳、粘结剂瓶身、树脂嵌体与光固化灯头的感染控制

树脂修复现在越来越普及,但现在许多医生还是喜欢一手操作,从树脂管里一点点的挑树脂来补牙,粘结剂也是一手挤来一手压,光固化机也是这嘴用完插进另外一嘴,树脂嵌体自己做完也是石膏模型上拿出直接使用,这些都是容易忽视的交叉感染环节。

对策:树脂让助手用消毒充填器做成树脂小球放消毒的玻璃板上备用,粘结剂让助手挤到一次性粘结棒上递给你使用(如果严格培训可以规定助手我你拿捏的位置或者玩太空对接式挤法)或者粘结剂瓶身套一次薄膜套(可以用薄膜手套手指头剪下备用)手套备用,光固化机还是老办法用一次性成品薄膜套套头,树脂嵌体超声波清洗备用,用前粘结面反正要用磷酸处理,没有太大问题。


第九个环节:牙胶尖与根管锉长度、牙胶尖(大小)测量尺

       根管充填的牙胶尖买回来其实本身没有进行无菌处理,而且外包装盒子也是反复拿出使用,再拿出备用,在插入根充前经常会忽视消毒问题,虽然也不是非常严重的感染问题,但从充填等无菌原则出发本身应该进行消毒处理,另外测量根管锉与牙胶尖长度的尺子也是需要反复使用,以及在临床上经常会使用的牙胶尖大小(粗度)测量尺,临床上使用最多的就是登士柏的小黑尺,本身都需要进行消毒处理,但有时候也会容易忽视,尤其是牙胶尖大小(粗度)测量尺。

对策:牙胶尖根充前用5.25%次氯酸钠浸泡1分钟消毒吹干备用,而根管锉长度、牙胶尖(大小)测量尺,等就是高温高压消毒打包备用即可,长度不锈钢测量尺因为成本低,建议多买备用,牙胶尖(大小)测量尺常规诊所备2-3根基本也够用啦!


第十个环节:慢速打磨机魔头与去冠器

   现在诊所使用打磨机进行临时牙的打磨,活动义齿的调改及修整基托边缘时,大家都喜欢把磨头丢打磨机旁边或者小盒子里,顺手拿起了就用,特别容易忽视感染消毒控制,另外去除临时修复体的去冠器,也是经常从柜子或者抽屉里拿出来就用,很少考虑感染控制的,而且经常一个诊所去冠器数量都很有限,而每天戴牙的患者经常大于去冠器的拥有量,而且去冠器经常容易不小心导致牙龈出血,这样也就带来交叉感染的风险。

对策:打磨头高温高压消毒后插进成品收纳磨头盒子里备用,跟快速金刚石车针一样,其实这些普通磨头价格低廉,多备点成本也不高,去冠器当然也是要高温高压消毒,成本其实也不高,普通的几十元一个,诊所备个6-8把完全足够,不用想其它方法了,打包消毒简单易行。

0
发表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口腔医学网的观点或立场

这些评论很有料,额外获得2KQ币

最新评论

关于博主

李望松
欢迎光临李望松医生口腔专业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访问:3281082
  • 关注人气: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