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人为本

本博客内容来源于医涯口腔教育中心 百分百原创文章,文章每天更新 想获得更多口腔知识,可关注医涯订阅号(ID:yiyajishu) 欢迎各位医生留言一起讨论:-D

带你领略高阶咬合哲学

发布时间:2018-12-17 15:48  |  文章分类:综合浏览次数:  |  评论:  | 推荐数:0


对以THA为基准的通用

面弓转移的临床操作的研究

以前以THA为后方基准点的面弓转移应用在临床时,会导致以下几个失败结果。


伴随正中矢状面消失的失败

面弓转移的结果是大多会导致在生物体上左右同高的基准在咬合架上无法呈现。

这是把面弓转移的结果放在咬合平面板SHILLAⅡ上进行观察,可以显示出生物体的正中、左右同高性的咬合平面无法在咬合架上呈现的结果的实际例子。标记在左侧中切牙切缘上的点是实际的正中。


其结果是在有牙颌病例里,以牙列弓的正中矢状面为基准,会使左右对称性的检查和诊断会变得困难。这样的情况在修复和正畸临床里换个说法就是,在以正中矢状面为基准的修复或正畸中的对牙列的构建和构成中并不完善。

另外在无牙颌修复病例里也可以从正中矢状面为基准左右对称的看法出发,根据牙槽堤弓的吸收状况的检查诊断,以及人工排牙操作,是殊途同归的。对于这样的咬合堤蜡面上记录正中线可能并没问题。但是一旦记录下的正中线溶解消失,就不知道哪里是正中线,像这样的经验想必谁都有过吧。


伴随着左右同高的基准消失的失败

面弓转移的结果是大多会导致在生物体上左右同高的基准在咬合架上无法呈现。


也就是说,在无牙颌病例中对于左右同高的基准,应该采用咬合平面测定板(Fox Occlusal Guid Plate)等,即使通过各个方向观察两瞳孔线和鼻听道线等、反复调整后满足左右同高优良的咬合床咬合堤的设定,但在面弓转移后在咬合架上的咬合堤大多任然不能显示出左右同高性。


这样的情况与刚刚述说过的正中矢状面的无法呈现相加在一起,对于在临床美学修复上、协调后的牙轴、以及在人工排牙操作时赋予咬合面的时候造成巨大失败的因素。对于有牙颌的病例来说也有同样的失败。通过面弓转移咬合架上的上颌模型也经常呈现不出左右同高的基准,对于自然牙列所具备的牙轴和咬合平面,以左右同高性为基准进行的检查、诊断,可以说在咬合重建上是不可能对牙轴、咬合平面进行美学的调整。


在这里,Broadrick的咬合平面分析法进行些讲解。作为分析基准的下颌模型,即使把上颌模型通过面弓转移咬合架也很难使得左右呈现同高,作为圆规的基点的下颌间牙尖头、第二磨牙颊侧远中咬头也由于咬合磨损、挺出等导致不左右同高,呈现的结果就是不可能分析左右同高的咬合平面,得出的结果也很模糊。

Broadrick的咬合平面分析法进行些讲解。作为分析基准的下颌模型,即使把上颌模型通过面弓转移咬合架也是难以达到左右同高的,作为圆规的基点的下颌尖牙尖头、第二磨牙颊侧远中咬头也由于咬合磨损、挺出等导致左右不同高,呈现的结果就是无法分析左右同高的咬合平面,得出的结果也很模糊。(引用至The Dental Mark ⅡSystem)


以上是原来的face-bow transfer的解说和对临床操作的影响的讲解,内容也许有些偏激,希望读者们仔细思考下。

SHILLA SYSTEM基本理论是以正中矢状面为基准进行咬合架的安装,致使在咬合架上诞生出生物体的正中、垂直坐标、侧方水平坐标,以此使得牙轴、微笑线、牙列左右对称性、咬合平面的左右同高性、左右同矢状倾斜的诊断和构建变得更加有效。



SHILLA SYSTEM中的检查诊断基本


到这里为止所讲述的,一般的检查诊断中的问题点的根本因素是咬合架安装法。


在这里为了解决刚刚所述说的问题,需要让生物体的正中矢状面与咬合架的的正中矢状面重合。其结果就是诞生了SHILLA SYSTEM,以正中矢状面的理论的基础。


与正中矢状面垂直相交的是生物体上下颌的左右同高的水平坐标。另外正中矢状面有可以评价生物体上下颌牙列侧方和左右对称的侧方坐标。


通过把这样的坐标在咬合架上进行再现、具像化,最后结果就是针对在咬合架研究模型上的上下颌及缺损牙槽堤的左右等高位置关系、左右对称的位置关系、前牙出牙轴懂得垂直位置关系这三者进行检查诊断并制定治疗计划,让咬合重建的实践变得更加容易。




0
发表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口腔医学网的观点或立场

这些评论很有料,额外获得2KQ币

最新评论

关于博主

医涯口腔教育中心
本博客内容来源于医涯口腔教育中心 百分百原创文章,文章每天更新 想获得更多口腔知识,可关注医涯订阅号(ID:yiyajishu) 欢迎各位医生留言一起讨论:-D
  • 博客等级:
  • 博客访问:
  • 关注人气:135